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欢迎光临-NBA论坛!

革命还是改良?我来替德约回答费德勒纳达尔等人的七个灵魂拷问

原标题:革命还是改良?我来替德约回答费德勒纳达尔等人的七个灵魂拷问

美网昨天顺利开赛,很多球迷关注的并不是大满贯赛场上的争斗,反倒对德约科维奇新成立的PTPA和ATP等组织之间的争斗更有兴趣。

在PTPA成立之初,德约科维奇向所有的ATP球员发出了一封信,这封信主要内容可概括为三个方面:球员们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其主要原因是现有体制对球员不利以及球员不团结,因此要成立一个独立的、能够为球员争取利益的新组织,期望新组织未来能得到更多球员的支持加入,从而在与ATP、赛事主办方的谈判中争取到更多的利益,使球员赢得足够的尊重。

为了说服更多的球员加入,德约科维奇甚至为新组织背书,颇有些押上自己身家性命的意味。他在信中说,“(成立这个新组织)有没有顶尖球员背书区别很大,我希望你们会支持这个新组织。”在信的结尾,德约科维奇言辞恳切地说道,“除了提高球员的收入、加强网球的长远发展之外,我得不到任何回报。我希望你们能理解,也希望你们能和我们一起踏上这段历史性的旅程。”

德约科维奇对媒体透露,“目前有150位球员已经加入,我们的目标是ATP排名前500的单打球员和前200的双打球员中的大部分人,都可以加入进来。”

新成立PTPA的举动,遭到了ITF、ATP、WTA以及四大满贯的一致反对,他们联合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呼吁团结,反对分裂。信中写道,“我们的责任是在这个危机时刻,为这项运动构建坚实的基础,从而挺过难关,现在是加强合作而非进行分裂的时刻。”

而ATP球员工会成员则分裂为三大派别,支持PTPA的可以被归入反对派,包括已辞职并加入PTPA的德约科维奇和波斯皮希尔;中间派是亚太球员代表卢彦勋,他到现在仍没有发声;反对PTPA的则是第三派,包括费德勒、纳达尔、安德森、梅尔泽、奎里和苏亚雷斯。

对PTPA持反对意见的费德勒纳达尔等人也联名发出了一封公开信,并对新成立的PTPA提出了七大灵魂拷问。

在这场纷争中,包括德约科维奇在内的150已加入PTPA的球员已经站到了ITF、ATP、WTA、四大满贯以及费德勒纳达尔等现ATP球员工会的对立面。目前来看,刚成立3天、只拥有150名成员的PTPA在对抗拥有广泛影响力的几大组织,对阵双方实力对比显然悬殊太大。

虽然分歧严重,有一点是共同的。双方都一致承认,现有的网球体制有很多亟待解决的问题,几大组织表示希望通过改良的方式来予以解决。而PTPA则认为,我们受够了,现在要闹革命。

如果说德约科维奇的公开信是革命党发出的投名状的话,那么费德勒纳达尔等人的公开信则是改良派对革命党反击的战书,也是对已加入PTPA的150名球员的劝降书。

实质上,双方的公开信都是为了说服和拉拢更多的球员站到自己的一方。而对于尚未选择站队的球员来说,革命还是改良?这确实是一道艰难的选择题。

对于德约科维奇来说,要想赢得更多的支持,当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回答好费德勒纳达尔等人提出的七个灵魂拷问。革命总能让人热血沸腾,接下来我试着替德约科维奇回答一下这七个灵魂拷问。

第一个问题:现有的公开文件是基于ATP继续管理网球赛事这一前提的。如果ATP不允许呢?如果赛事方面反对球员参加怎么办?

答:PTPA成立的一切手续都是合法的,任何组织都是从无到有建立起来,并通过自身不懈的努力逐步得到广泛的承认和认可,ATP成立之初也是一样。如果有足够的球员加入PTPA,那么持反对意见的ATP的代表性和合法性就会丧失。赛事方反对球员最大的后果无非就是禁止球员参赛,赛事方和球员之间“合则两利,斗则两伤”,这也是无数历史经验证明的真理。

第二个问题:为什么现在还没有详细的商业计划书公布?经济层面来说,最好的情况是什么?次之呢?最差又会怎么样?

答:新组织的成立总有一个逐步完善的过程,不可能在一开始就拿出一份详细的商业计划书,只要球员的大目标一致,制定公布详细计划书只是时间的问题。经济层面最好的情况是球员受尊重程度和收入得到提升,只要团结一致就能不断壮大并提升自己的话语权,从长远来说必然是有利于球员的。

第三个问题:能否提供文件具体说明球员在新组织中享有什么权利?我们会有什么制衡ATP的权利?如何情况不乐观,新组织将如何保护球员?

答:相信详细的文件正在筹备之中,作为一个依法成立的组织,其后必然会制定关于会员权利义务的文件。在后续与ATP等组织沟通过程中,PTPA会比之前依附于ATP的球员工会有更为独立的话语权,从ATP中独立出来本身就是对ATP的一种制衡。PTPA将不遗余力地推进网球改革和为球员争取更多合理的利益,这种行为本身就是对球员的最大保护。

第四个问题:如果新组织旨在增强球员的声音,为什么那么多球员没被包括在内,为什么ATP工会的成员都不知道这件事?

答:PTPA成立仅仅几天就有150人加入,相信以后PTPA将越来越壮大,将赢得更多球员的支持。成立PTPA并不是一时兴起临时起意,这一想法已经在巡回赛中存在了30年。至于为什么ATP工会的成员都不知道这件事,文末的关键细节可以解释清楚。

第五个问题:加入新组织后,我在ATP的资格、退役养老金呢、保险怎么办?

答:PTPA与ATP是独立的平行机构,对于任何人来说加入PTPA与ATP会员资格并非非此即彼的排斥关系,而应该是合作关系。球员在ATP的资格、退役养老金、保险都按照ATP原有的规则执行。另外,这是一个充满恶意的问题。

第六个问题:为新组织提供法律意见的专家有哪些?

答:这已在德约科维奇的公开信中已经作了说明,目前的专家主要是著名律所诺顿·罗斯·富布赖特及其董事长瓦利德·索利曼。相信PTPA后续将会与更多的律师专家保持进一步的接触。

第七个问题:谁为球员的职业生涯,收入降低和所有负面结果负责?

答:包括ITF、ATP在内的所有网球组织都一致认为,目前的网球管理体制存在诸多问题。除了球员自身原因之外,对于球员的职业生涯、收入降低和遭受的负面的、不公正待遇,这些组织应该是第一责任人。而他们目前做的显然远远不够,存在很多亟待提升和改进的地方,这是包括他们在内的所有职业网球参与者的共识。

以上七个问题,回答完毕。

最后,我想说的是,如果把眼光放得足够长远,这世上没有绝对永恒的东西,包括强大的帝国、盖世的英雄终究都免不了被“雨打风吹去”的结局。ITF、ATP等组织也摆脱不了从诞生到发展、壮大、衰败到消亡的命运。在这个过程中,包括ATP在内的网球组织虽然会自我改良、自我进化,但到了一定阶段必然会成为阻止网球发展进步的绊脚石。

费德勒纳达尔等人提出的七个问题,实质上可以归集为一个问题。那就是,面对网球界那么多陈年旧疴,你是选择改良还是革命?相信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答案,而最终的结果只能交给时间来检验。

最后透露四则有关PTPA成立的有趣消息。

第一个消息是,据英国记者西蒙·布里格斯爆料,在ATP主席高登齐发信让球员工会中的“激进分子”尽快“重新考虑自己的位置”之后,波斯皮希尔和德约科维奇原本想在球员中先进行一次是否需要PTPA的投票,视投票结果再决定辞职与否,但球员工会的其他成员断然拒绝,要求他们率先表态。结果德约和波斯皮希尔选择硬扛,直接宣布了辞职并成立PTPA的消息。

第二个消息是,据加入PTPA的美国球员鲁宾透露,“成立大会开到一半时,每个人都接到了ATP打来的视频电话,说了些‘当心一点’之类的话。如果一个会议就能把他们吓成这样,那也许这就是我应该加入的组织。”对于这个细节,相信很多熟读中国历史的人都能联想到类似的事件。

第三个消息是,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欧洲网协官员透露,身为球员工会成员的奎里前脚刚与费德勒、纳达尔、安德森等其他工会成员签署了反对PTPA的联名信,后脚就被“策反”加入了PTPA,并已经从球员工会辞职。

第四个消息是,CrackedRacquets.com 网站主编Alex Gruskin在社交媒体爆料,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球员这样评价PTPA:“这是唯一正确的方案,ATP把我们摁住摩擦了太久了,只有顶尖球员会反对PTPA,太自私了。德约的领导能力不可思议,非常无私,他试着让网球世界变得更好。”

(来源:网球之家 作者:云卷云舒)

责任编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足球推介_竞彩足球_足球心水丨推介网 » 革命还是改良?我来替德约回答费德勒纳达尔等人的七个灵魂拷问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